未确定方程式

现实主义幻想家

我好想写迷宫组……她们太好了。有点纠结自己写出来会不会配不上她们的好(?)

脑洞完整版

※是百合哦
房间气温有些偏低,但这却丝毫不能阻止我看到她那一副茫然无知的样子而不断涌上大脑的热度。
我舔了舔干燥的嘴唇,示意那边静候多时的助手可以离开顺便把门带上了。
听到关门的响声,她不自觉的瑟缩了一下,我见她是很想把头转过去的,但明显是在顾忌着我的存在,只是很小心的用余光扫着那处。
“不准看。”
她惊了一下,十分顺从的把余光收回,悉数落在我身上。
“听着,我没有恶意。你现在必须听从我对你的指示。”
她瞪大着双眼看着我,迟疑了几秒,然后摇了摇头。
“你必须这么做。你个恶心肮脏丑陋的下水道臭鼠!”
她惶然,眼泪在眼眶里淌着。
我猜她这时候想起了她那个卑劣的继母曾对她说过的话。
“好的。我相信你是个听话的孩子。”
她被...

小脑洞

※这个只是脑洞的一个核心片段,因为完整脑洞超字数了所以另外单独发出来

在我的指尖颤颤巍巍触碰她身体的那一刻,仿佛我才是那个需要治疗的精神病人,而她才是那个心理医生。
“我想,你足以为我证明一些我想要的。”
我在这场博弈中输得一塌糊涂。
我早该明白的,一个杀了自己继母在血泊中瞪大双眼茫然无知看着你的女生,怎么可能仅仅被定义为精神病人。
但即使我知道了,也无济于补了。我预感到我将会为她开保释并会目送她离去的背影。
她赢了。

法国夺冠仏英党莫名开心🇫🇷

咚咚咚【原创】【耽美】

*旧文持续除草
*2018真的很咸啊……
他收起雨伞,伞尖的水滴顺着褶皱滴落,轻轻打在他手上。
饶是个大户人家都不会让儿女在外胡闹。
现在是什么岁月?
不太平年间啊!
这个时候什么都有,像什么妖鬼神,半路吊花子啊,一抓一大把。
这世道什么都不缺。独独缺了安全感。
人在这时候便成了各路牛鬼蛇神欺负的对象,隔三差五就可以听到小道消息传出的今天是那金公子命丧妖腹。明天便是那江屠户的儿子贪玩去那什么什么山上半路失踪,被哪个妖怪拐了也是板上钉钉的事。
如此这些令人堪忧的消息死命疯传。久而久之,连那最繁华的皎月城都变成了废弃的荒城。各家各户家门紧闭着,那大道上的,只有黄沙滚滚。
可他们又能如何呢?这硬要说的话,就是命数,这老...

© 未确定方程式 | Powered by LOFTER